<span id="pdrzp"></span>
<strike id="pdrzp"></strike>
<span id="pdrzp"><video id="pdrzp"></video></span>
<ruby id="pdrzp"><strike id="pdrzp"></strike></ruby><ruby id="pdrzp"></ruby>
<span id="pdrzp"></span>
<strike id="pdrzp"><dl id="pdrzp"></dl></strike>
<strike id="pdrzp"><video id="pdrzp"><strike id="pdrzp"></strike></video></strike>
<span id="pdrzp"><i id="pdrzp"><strike id="pdrzp"></strike></i></span>
<span id="pdrzp"><video id="pdrzp"><strike id="pdrzp"></strike></video></span>
<span id="pdrzp"></span>
<span id="pdrzp"><video id="pdrzp"></video></span>
<strike id="pdrzp"></strike>
<span id="pdrzp"><video id="pdrzp"></video></span><span id="pdrzp"><dl id="pdrzp"></dl></span>

旅 途 邂 逅 山 歌 王 [上一篇]

[ 2013-10-17 23:34:00 | 作者:gyjr6228 | 出處:轉貼 | 天氣:晴 ] 字體:

旅 途 邂 逅 山 歌 王
盡管十二分的不情愿,我還是不得不接受委派,半夜去深山里接九十多個煤礦工人去成都--樂山--和峨眉山去旅游。

早上天剛剛蒙蒙亮,和客人們約定的時間就到了。這是一群什么樣的人呢?寬容嗎?事多嗎?容易溝通嗎?帶著對客人的猜想我們三個人往集合的地點走去。還沒走到集合的地點,沒看見一個人就聽到很嘈雜的聲音。有人嘻嘻哈哈,有人在大聲吆喝,甚至還不少此起彼伏的狗叫聲,走近一看,天啦!八、九十人黑壓壓亂哄哄的一片,好象一個繁忙的菜市場。再仔細看,哪里是什么礦工,全是一些山民。小的二十多歲,最老的已經七十多了。

我們三個女孩子居然要把這樣一個龐大的,沒有集體觀念的,文化程度參差不齊的山民門帶到大都市。突然間,感到從來沒有的緊張。我一路上和他們說什么呢? 講什么呢?怎么和他們相處呢?

由于那兩個同事比我小,于是我就很自覺的挑選了車不那么漂亮,老人特別多的那一輛車出發了。

一上車,三十雙眼睛直直盯著我,好象我是一件展覽品一樣,讓我緊張極了??粗巴馊琪斓倪h山和纏繞在山間的晨霧我漸漸放松了下來----按以往一樣吧。于是我和以往一樣微笑著給他們做了自我介紹,并交代了幾天的行程和安全事項。雖然這些山里的人絕大多數沒走出過大山,沒參加過旅游團,但是他們還是很友好的給了我熱烈的掌聲,氣氛熱烈融洽了起來。坐在第一排的一個老年人笑著對我說:姑娘昨天晚上辛苦你們那么遠,那么晚來接我們。到這里你就是客人,我們給你講,到城市和景區就你給我們講。我笑了笑默許了。

原來這九十多個人不是什么礦工,但是他們都有親人在煤礦工作。因為他們那個礦是自己村子承包了的,所以五一黃金周,那個礦長就決定把他們全村的老老少少帶出去玩一下。聽老人這樣給我講,我覺得那個黑黑的憨憨的,不太說話,被自己隨行的七十老母親狠狠罵著還笑呵呵的礦長是那么親切和容易接近了。老人還告訴我一個秘密,他們這九十多個老老少少,除了女人不是一個姓,男人全都是一個姓,他們是一個大家族,也就是說任何人都沾親帶故了。

雖然他們都是從大山里出來的人,雖然他們有的人不太講究車里的衛生。但是我仍然被他們的友善和勤勞給感染著。一路上老叮囑我,姑娘坐吧坐吧,站著太累了;車停下來加油的時候都爭著拿掃帚去掃自己親戚扔在車里的垃圾;用他們粗糙的長滿繭子的手給我拿這拿那吃、、、、、、

快到成都了,五月的成都平原繁花似錦,山里的人們見到這錦繡平原都紛紛議論:這里的田地好平整啊,這里的農民好舒服啊,城市里的人好享受啊、、、、其實他們哪里知道越來越多的都市人向往著他們山水田園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和生活環境。

也許是他們真的開心了吧,在一片亂哄哄的聲音中我聽見一個老者說:姑娘,你給我們唱首歌吧?你唱了我就給你唱。

呵呵,老頭想和我對歌嗎?要知道我可是對歌的高手啊。于是我大方的給他們唱了一首《龍船調》并象孩子一樣撒賴的要他們配合。這一唱不打緊,我們的車廂內立刻歡騰起來了。我不依不饒的要老者兌現他的話,車廂后幾個小伙子也乘機打趣,高聲的叫到“高輩子,唱一個!”

老者大概有六、七十歲了,皮膚黑黑的,臉上的皺紋深深的但是看不出龍鐘的樣子,只覺他很矍鑠。他憨笑著用手抹了抹自己的嘴對我說:唱就唱,但是我唱一個你也要唱一個。見我答應以后,他羞澀的笑了笑,緊張得兩只手互相緊握著,底著頭,眼睛看著自己的那雙手唱道:你說唱嘛,我就唱勒,比比誰的山歌多,如果誰輸了嘛,你就摸耳朵。

我還沒聽懂他唱的是什么,整個車廂已經響起熱烈的掌聲了。我說:不劃算,因為我唱的歌都是整首整首的,你就用這么兩句糊弄我?再看那老者的時候,他已經沒那么緊張了,帶著狡詰的笑告訴我他們的山歌就是四句四句的。沒折,我只得硬著頭皮和他比賽了。

就這樣你來我往的唱了幾首,老者的興致給提起了,再加上小青年們的起哄他越發的高興也不再要求我唱。他一首接一首的給我們唱。從《十八扇》到《打槐花》,再從《摘花椒》到什么挨挨擦擦。他每唱一首見我沒聽明白就仔細的解釋給我聽。

原來他唱的山歌都是情歌,是他們年輕的時候由更老的長輩們口口相傳的教授給他們的。山歌的形式很短小,類似古代的駢體詩,基本上都押運。表現多用的是比喻,借喻,比興擬人的手法。如今都市的人們用玫瑰比喻愛情的時候,他們仍然用自己身邊的花花草草,和自己播種的農作物比喻自己?;ń烦墒斓臅r候,又紅又香,可是花椒是有刺的,哥哥你在摘的時候可得小心花椒樹上的刺了?;被ㄩ_的時節,春風吹拂著槐花樹,春風啊,有什么不可以直接說的呢?這樣挨挨擦擦的?、、、、、

老者一路唱著,年輕人一路笑著,這時候我不再嘻嘻哈哈的了。對于這些來自于民間,大山深處樸實得就象是他們的孩子們挖出的煤一樣的人和文化我多了幾分敬意。后面的年輕人其實有點戲弄的成分看著自己的長輩用有點關不住風的嗓音唱歌??墒撬麄冎绬??他們在笑自己的長輩的時候不知道自己有多么蒼白?有多么貧窮?面對自己的祖輩豐富的內心,多姿多彩的生活,生動幽默的語言他們能有什么呢?他們只知道用含糊不清楚的中文歇斯底里的吼著“你到底愛不愛我我,愛不愛我、、、、、、”問他們會不會唱山歌,他們都沒人能完整的唱完哪怕是很短的一首。而那個一直給我唱歌的老者就是他們當地的歌王,聽說他年輕的時候因此而娶到一位很漂亮的歌聲也同樣很甜的老婆。

老者仍在唱著:清早嘛出門嘞,我嘛丟把黃豆;妹問我丟什么,我給妹丟想頭。丟一把黃豆在地里,就能給妹妹丟下對未來幸福生活的無限憧憬,對甜美愛情的無窮想象和思念。誰說他們是木鈉和笨拙的?大自然的山山水水,花花草草,飛禽走獸,日出日落月缺月圓給了他們對生活的無盡熱愛。

也許是老者的歌聲感染了其他會唱山歌的老人,笑聲中又多了幾位老人的歌聲。他們靜靜坐著的時候覺得他們是需要去被照顧和關懷的老人,當他們的歌聲響起的時候我仿佛看見了陽光下,在田邊地頭,在溪邊林中勞作和歡笑,揮灑著汗和激情的青年。

不知不覺的,我的心那么純凈。覺得自己和他們不再有城市和鄉村的差別,沒有年齡的差異,沒有文化的差距,歌聲拉近了我們的距離。

問及他們所唱的山歌有沒有什么名字。就好象青海的民歌就叫花兒一樣。他們告訴我他們的山歌沒名字,自己就叫它“毛山歌”,所謂“毛”就是土。

可是我所理解的土是鄉土,是泥土,是故土啊。

分類:默認分類 | 評論:1 | 引用通告 | 閱讀次數(68)

Tag:

暫時沒有回復

驗 證:  

標 題:

內 容:

導航

歸檔

我的簡歷

  • 昵稱:gyjr6228
  • 注冊日期:2013年10月15日
  • 城市:綿陽

公告

好客廣元!好客假日!13618129611

最新回復

  • 暫時沒有回復

統計

  • 訪問人數:811 人
  • 創建時間:2013年10月15日
  • 發表文章:4 篇
  • 上傳相片:2 張
  • 回復總數:0 篇
  • 閱讀總數:334 次
亚洲精品美女久久777777,东北老熟女疯狂作爱视频,一夜强开两女花苞